星期一, 12月 05, 2005

放不低,受不了

對著那所謂的「爸爸」
很掛念媽媽,十分十分掛念

又有想嘔的感覺
若媽媽還未離去,或者這個「家」還是一個家

小時候,雖然媽媽對我不是太疼鍚,
但,我是一個女的,我真的很需要媽媽
羨慕別人可以和媽媽一起談心事、逛街、到菜市場

媽媽病重時,她的性格完全改變,
她變得更「像」我的媽媽,
但,只得數個月,點解?
等到我覺得媽媽是疼我的時候,
她就走了

那個男人...
她在深切治療部還不斷在紙上寫「我愛你」、「我愛你」...

我的心真的很痛、很痛...

5 Comments:

At 8:28 下午, Anonymous 蔡蔡子 said...

與您,
血脈相連!
在母體?孕育著,
您纖弱的手輕輕在撫摸,
我以那未成形的小腳踢觸著您的肚子,
歡愉地回應。
您用溫柔的聲線與我訴說,
訴說有了我的激動與難忘。
我,激動地提前出來見您了!
「哇」,平地一聲響,
我來了……
小小眼睛看到您,想著長大後
報答您懷胎之苦。
可是,您等不及,等不及我的回報,
卻先離開了。
或許,您知道上了天界會一切無憂,
比在人世受難來得好!
只是,您可知道,
您是我生命的源泉,
我恨中國人的含蓄教化,
使您在有生之年都不能常聽到一句:
我愛您!
奢侈的三個字,
到了您走後卻不斷湧現!
我怪自己的倔強,話到嘴邊吞回去,
怕的是那一刻感情流露,
仿如被偷窺了內心世界!
假如,時間可以倒流,
假如,我與您可再續前緣,
假如,您沒有離去,
假如……
我,會對全世界大聲說:
媽媽,親愛的媽媽!
我愛你!
我愛你到永遠!

 
At 8:40 下午, Anonymous 蔡蔡子 said...

我知道你的感覺,可是人在世上永遠都非完美,一定會遇上不少遺憾或痛苦的事,堅強一些,盡量不要去想吧!大抵,你有沒有考慮過之前說過的先住將一事,你應該明白我說什麼的,對吧?
媽媽的地位總是比爸爸的高,那是因為媽媽是我們的母體,即使我們已出生成為獨立體,可是無形的一條母嬰線還是緊緊繫著兩者,永不斷開!
想當年,媽媽說有幽門螺氏菌,我一句話也說不出,就嚎啕大哭。媽媽奇怪地問我幹嘛,我說人家告訴我,有此菌會變癌症死掉,媽媽快死,我怕!我媽媽笑了起來,說:傻女!可以吃藥殺死的。你知道我當時幾歲嗎?唉!已經讀大學了,你看,無知不?但也印證了媽媽在我們做女兒心目中的地位。
真的受不了,來找我吹吹水,我可是人家心目中的阿媽,當然,是一個形式上的,呵呵……
之前那一小段感想將之化為一句句,扮作詩呀!呵呵……
世上沒有不起波浪的海,沒有不傾斜的山,沒有不彎曲的道路,勇敢去面對人生中的起跌,加油!

 
At 10:16 下午, Blogger 寶齡頭 said...

蔡呀~~

你的詩真的很美,很羨慕你不經意的就能寫出充滿感情的文章和詩。
我不懂與別人溝通,往往詞不達意,文章又寫得不好,更不用說是詩詞,我想這或許是我喜歡繪畫的原因,用圖畫來表達我思我想。

對,我是從母體而來,而且我是個女的,有很多事真的想找「媽媽」說,這個位置是誰也代替不了。雖然媽媽在世未患病之時,她沒有做到「媽媽身份」要作的事,但在她病重時卻一百八十度轉變,我不知道為何在我可以「享媽媽福」時,她便走了。

算吧!過去了,一切都過去了。男朋友這樣和我說,朋友也這樣和我說。其實,我也很怕,怕再多過幾年,我會不記得媽媽的苦、不記得她的樣子。

 
At 11:48 下午, Anonymous 潘國靈 said...

寶靈頭,從你的文字中,隱約知道點甚麼,雖然不甚瞭解,仍願你安好。可以以畫抒發感受也是好的,有機會希望多看你的畫。在這裡留言,不過聊表心意,有需要的話,可以找我。

 
At 12:24 上午, Blogger 寶齡頭 said...

潘sir:
謝謝你的留言。
常提醒自己不要為這些事鑽牛角尖,
要關心多一點「世界大事」。
但,有時候,可能只是聽到一些聲音、甚至是經過花店嗅到鮮花的香味(其實真的不覺得花香)就好像「撻」了開關,情緒便受不了控制,哈哈??努力改善中。
最近趕著功課,很少到畫室畫畫,只畫了一幅自畫像,交了功課後,應該會放多點時間在畫室。(哈!畫畫真的可以陶冶性情的,哈哈!少一份戾氣!)
天氣冷了很多,請小心身體!
(多吃橙啦!真的可以預防感冒!)

 

發佈留言

<< Home